希望大家可以更积极的投入鸡婆行动!

沈阳代孕新闻 沈阳代孕 1周前 (02-19) 0 20

王八蛋,打小孩的父母亲你猪丫你不要被我发现你在打小孩,不然我ㄧ定报警,把你关起来,我要你的小孩知道不是没有人可以保护你,只要我有心,我ㄧ定要你幸福!!

还有,麻烦上面的大老闆们,不要只在选举时才说我们是你的头家,当我需要你们花更多经费在协助受虐或者罕见疾病的小头家时,你们在哪里??

希望大家可以多注意身边的人事物,发挥鸡婆心理让受虐个字眼越来越少出现在新闻头条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台湾成儿童杀手之岛

邱小妹受虐又成医疗人球,震惊全台,大家所不知道的是,过去四年来,全台湾有超过二万个「邱小妹」。台北县家暴中心统计,九十二年一整年,每七十二小时就有一个孩子因为家庭暴力而死亡;九十三年度,统计数字未出炉,但受虐儿童人数却比前一年多二千多人。

时周报导/邱香兰

过去四年,像这样的小孩至少二万人(李碧动)

几年前南部地区一位骆小弟,母亲和不同的男人同居,各自生下孩子,三个孩子跟着妈妈,排行第二的他因为哭闹,被母亲的同居人殴打至死。而他的哥哥和小妹妹被安排到寄养家庭,虽然免不了在生命过程中留下阴影,终究能够让社工人员介入辅导,过着正常的生活。

这起惨案当时曾震惊全台湾,然而,不久之后就被淡忘,现在几乎没有人记得那个小生命。

几个月前,住在天母,因失业而引发忧郁症的母亲,因为孩子哭闹,将二岁大的孩子从高楼丢下来,一个还来不及长大的孩子就这样重回上帝的怀抱。媒体关注几天后,这个无辜的小生命,又成了社会新闻上的过客。

就在去年底,南部地区一家人因为父亲不堪沈重的经济压力,带着三个孩子,开车冲入海里自杀。台北县家暴中心秘书丁雁琪表示,父母亲不忍孩子独自留在世上没有人照顾,这种案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;有些自杀不成,社福单位有空间处理,除了给孩子妥善的医疗,再给父母亲良好的辅导后,也许可以有个好结果。

台湾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几年下来,几乎成了「儿童杀手之岛」,邱小妹的案例之所以引起关注,是因为台北市仁爱医院在医疗的处置失当,以及台北市长马英九事后的反应而引起争议。如果不是这样,邱小妹恐怕就在无声无息中被父亲活活打死。

台湾过去四年来总计有超过二万个「邱小妹」。根据内政部儿童局统计,依据儿童及少年福利法,由警察局学校医疗院所等强制通报的受虐儿童数字为四四六六人;九十一年度有四二七八人;九十二年度大幅增加到五三四九人;九十三年六月前,全台湾已有三八七七个受虐儿童,预估全年超过七千人。丁雁琪表示,光是台北县,去年通报的受虐儿童就有一千六百多人,每个月有一百三十多个孩子处在痛苦的环境中。

丁雁琪说,一旦列在儿童局的通报个案,就表示该个案的孩子已经受到属于三级的父母亲家庭暴力伤害;事实上还有更多孩子是处于二级的危险边缘。至于像邱小妹一样被父亲暴力致死的孩子,因为没有机会接受协助,还不包括在通报个案数字内。

丁雁琪说,像邱小妹可能就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在她受害之前,并不是通报案,社会局或家暴中心无法介入协助,以至于到惨案发生后才被大家发觉。

为了进一步挽救处于二级家暴危险边缘的孩子,政府从今年开始推动「高风险家庭通报制度」,家暴中心不待三级虐儿通报之前,就将因为父母酗酒失业等家庭列为高风险家庭,希望将来有机会挽救更多「邱小妹」。

儿童福利联盟行长王育敏担心,高风险家庭通报今年首度执行,政府却只列三千万元预算,如果真要落实,这些经费恐怕远远不足。

丁雁琪说,在所有受虐儿童通报中,只有百分之二是儿童自行通报,且都属于年纪较大的孩子,几乎所有的儿童面对大人的暴力都没有自保能力。像邱小妹这样的例子很多,家暴中心相信,还有更多处在高风险边缘的儿童,因为父母亲怕丧失亲权或被贴上「虐儿」的标籤,不愿意让社福单位介入辅导,也让孩子随时处在高风险中。这是邱小妹事件的启示,政府不得不正视的问题。

海南代孕价格


你是访客,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

暂时还没有回答,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
丫强强 丫强强

*不想爱他就不要生她*

只有这句话要送那个些王八蛋

赞同 0 0 发布于 1周前 (02-19) 评论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随机tag